安徽曝生理盐水当疫苗 造假者:没出大事

http://uevxjwpe.cn/2020-01-08 13:25:55

  制假者以生理盐水灌装狂犬疫苗 售6万余支

  生理盐水灌装制成假狂犬疫苗

  已经售出6万余支 公安部统一指挥抓获17名嫌犯

  没有人愿意,注射狂犬疫苗时遇到假疫苗。因为,狂犬病一旦发作,死亡率几乎是100%。但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的安徽凤阳农民蒋明(化名)在落网后却非常轻松地说了一句:“我知道危害,但没见出过啥大事。”曾有销售假药前科的蒋明,在购齐各种包装品和生理盐水后,聘用两三人躲在家中卧室内,“流水线”生产8万支假狂犬疫苗,通过同伙李春(化名)销往安徽蚌埠、江苏丰县及上海等地6万余支。假疫苗从生产成本1.5元到售价高达上百元,制假者获利上百 倍。

  近日,公安部协调指挥相关涉案地联合发起集群战役,于7月25日成功收网,抓获包括蒋明、李春等在内的多名嫌疑人,打掉2个犯罪团伙,查扣1.9万支假疫苗。

  案发

  村级药店冰箱暗藏神秘药盒

  “这是什么?”拉开药店内的冰箱门,检查人员透过窗格玻璃,注意到掩盖在药品下面,仅露出一角的两个药盒非常“面生”。对于检查人员的问题,店主迟迟没有回答。

  这是一次例行检查。去年8月1日上午,江苏徐州丰县药监局药品稽查科科长宋保健不顾天气炎热,出门巡查药店。被他查到有“生面孔”的药店位于丰 县顺河镇路庄村,是家村级药店,距离县城20多公里。“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宋保健回忆,两个药盒上面除了用其他的药盒盖着,还蒙了层塑料布。

  宋保健拿出两个药盒一看,是“万信牌人用狂犬疫苗”,每盒5支,但已仅剩6支。他一眼注意到两个盒子上标着的电子监管码竟然一样,包装也比较粗 糙。“电子监管码就像是它们的身份证号,每盒都不一样。”宋保健说,虽然确实有“万信”牌狂犬疫苗,但丰县使用的并不是这个牌子。而狂犬疫苗作为特殊药 品,只有专门的防疫机构里才有,药店不得销售。

  当场查封这两盒狂犬疫苗后,宋保健立即联系“万信”所属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他们的回复是,根本没有这个生产批号。这样可以肯定,查封的是假药。丰县药监局随即将线索移交丰县公安局,丰县公安局当即立案侦查。

  追查

  制假首脑人物竟是工程监理

  办案民警多方走访询问,锁定丰县的上线人物康某,他相当于丰县“总代理”,负责假狂犬疫苗在丰县的销售。他交代,假疫苗是从安徽滁州凤阳县一名 男子李春手中购买的。此后,办案民警多次赶赴滁州侦查,但是丰县的销售网络被一锅端后,闻风而动的李春顿时失去了踪影,线索全部中断,侦查一时陷入僵局。 即使如此,民警没有放弃,坚持追查5个月,直至今年3月,嫌疑人以为风声已过,重新露面。

  在那5个月里,安徽凤阳人李春一心一意地为他的工程监理工作忙碌着。今年53岁的他做工程监理有几年了,每个月能挣数千元,对这个收入他觉得还 算满意,平时和人聊天说的基本都是与工程相关的话题,所以“圈”外的人根本不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挣钱的路子:销售假药。他曾是当地一个假狂犬疫苗生产者的 帮手,自那名生产者落网后,只有他的手上掌握着购买包装品以及销售等所有网络。但这5个月里,他完全游离在假疫苗之外,使警方的追查一度陷入僵局。

  今年3月中旬,办案民警再赴安徽滁州、蚌埠等地,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艰苦调查,终于摸清上线人物李春的真实身份。5月25日,徐州专案民警在安徽滁州警方的配合下,将涉嫌生产、销售假人用狂犬疫苗的李春抓获。

  收网

  9名嫌犯落网继续追查假药

  经突审,李春交代,其所销售的假疫苗由同伙蒋明生产。6月3日,专案组兵分两路,其中一路在蚌埠市汽车站将嫌疑人蒋明抓获;另一路奔赴阜阳市太和县,将生产假疫苗包装物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抓获。

  李某某交代,自2011年以来,他为蒋明、李春生产了假人用狂犬疫苗包装盒、说明书等大量包装物。在7月25日全国打击假药犯罪统一行动中,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地公安机关同步收网,将为蒋某等人制造假药包装物、原料的生产窝点全部捣毁,案件相关人员悉数落网。

  审查中,蒋明交代,2010年以来,他伙同妻子及李春从安徽凤阳、江苏南通、浙江温州等地购买压盖机、瓶子、打码机、包装物、封条、不干胶、说 明书等,在位于凤阳县的他家卧室中,大量生产了标示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假人用狂犬疫苗约1.6万盒(每盒5支),然后以电话销售的方 式,通过汽车客运带货、货到汇款等手段销售到安徽蚌埠、江苏丰县、上海等地,涉案金额超过600万元。

  在对蒋明的住处搜查时,警方在卧室和地下室中搜查出大量假人用狂犬疫苗成品及部分假禽流感疫苗,另外有大量的半成品、瓶子、封条、不干胶、包装物、说明书等物品及压盖机、打码机、印字机等生产设备。

  至此,经过11个月的艰苦侦查,警方成功破获了这起国内头号假狂犬疫苗案件,涉案9名嫌疑人全部被抓获,追回部分假疫苗,为社会除去一大毒害。 其间,虽然侦破进展一度停滞,但是犯罪嫌疑人的违法生产同时停止,并未造成假疫苗的更多扩散。目前,徐州警方还在紧追不舍地查找其他假疫苗的下落。

  揭秘-疫苗炮制

  卧室改成车间地下室变仓库

  今年51岁的凤阳农民蒋明身材不高,皮肤黝黑,曾打过工,也做过小生意。他口中的“小生意”其实就是卖假药。早在2007年他就因倒卖假人血白 蛋白,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后因罪行显著轻微,被免予刑事处理。他在凤阳县城一个小区内有一套住房,其中一间朝北的小卧室成为假狂犬疫苗的“生产车间”, 地下室则是存放假疫苗的“仓库”。

  正是这个设置在家中的简陋窝点,再加上生产设备只是简单的压盖机、打码机、枪式注射器等体积小的工具,便于移动,使得执法人员和周边群众不易发现,而且一有风吹草动,犯罪嫌疑人就可以迅速转移窝点,给后来警方侦查带来难度。

  警方说,当时,蒋明倒卖当地一个人生产的假疫苗,后来此人被抓获后,他的货源被切断,于是他把自己从“销售商”变为“生产商”,决定自己生产假疫苗。通过李春的渠道,蒋明购置齐各种包装物、廉价的生理盐水等所有物品。

  去年秋天的一天,蒋明开工生产。但是第一天的生产,并不顺利。本来只熟悉卖假药的蒋明和两名雇来的帮手在家里鼓捣了一天,也没有把“生产流程”弄明白,这让蒋明有点发愁,“我也是摸索着生产,第一天没生产出多少”。

  不过,得到“高手”的指点后,蒋明的生产效率很快提高,甚至都成“流水线”生产了。“高手”还是李春,作为曾是当地生产假疫苗违法人员的帮手, 李春熟悉生产、销售等所有环节。在李春的指导下,一天下来,蒋明和帮手们“日产”数百盒假疫苗,最多时能达上千盒。其中,一瓶生理盐水能“制造”出两三百 支假疫苗。

  揭秘-疫苗销售

  交易单线联系彼此互不见面

  蒋明和上下线的交易方式十分隐蔽,彼此只通过电话单线联系,互相不见面。“我和卖给我包装物的人不认识,和买我药的人也不认识。”蒋明说。

  与上线,无论是购买包装材料,还是生产设备,蒋明都是通过电话联系,从不直接接触,然后由上线通过物流发配,收货后蒋明再付款。警方调查发现,这些材料提供者也全部是不法生产的黑窝点。

  对下线,蒋明等人只做“熟客”生意,均是通过熟人介绍,然后以电话推销的方式进行。在确定对方有意购买之后,通过长途汽车带货的方式运至下线。 “发货时,包装盒是些印有‘上好佳’等牌子的包装盒,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办案民警说,下线顺利收货后,再通过汇款方式将货款汇至蒋明等人账 户,这样的方式非常隐蔽。

  另外,此次案中涉及的下线大部分是乡村医疗卫生室或私人药店,它们本身分布得很分散隐蔽,购买量不大,远离工商、药监卫生部门监管视线,日常监管、查处难度较大。

  本案中,蒋明生产的假疫苗成本每盒仅1.5元,经过不法渠道销售,售价高达上百元,然后下线再以略低于市面价格卖给注射患者,获利为生产成本的几十倍。

  对话-嫌犯蒋明

  没见假疫苗出过大事

  记者:知道假狂犬疫苗的危害吗?

  蒋明:知道危害,但没见出过啥大事。

  记者:为什么生产假疫苗?

  蒋明:我赌博输了钱,要还钱,又不想家里人知道,所以偷偷生产假疫苗,想挣点钱把赌债还了。另外,假疫苗虽然销量不大,但还是有市场,其他假药和它相比更不好卖。

  记者:家里人知道你生产假疫苗吗?

  蒋明:不知道。(民警插话:你老婆不知道?)知道不多,她就是偶然过来帮个忙。她平时要上班,没空管我的事。

  记者:生理盐水哪来的?蒋明:不知道。我不管这些,也不认识这些人,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只做熟人的生意。(李春称,他跟蒋明拿货的价格是八九元,而蒋明:从蚌埠一个医院批发的。

  记者:每盒假疫苗成本多少?卖多少钱?

  蒋明:成本2元多。卖4元、5元、6元,都有。

  记者:卖掉了多少?

  蒋明:差不多卖掉了万把盒。

  记者:总共挣了多少钱?蒋明:不知道。我不管这些,也不认识这些人,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只做熟人的生意。(李春称,他跟蒋明拿货的价格是八九元,而蒋明:没多少。也就挣了两三万块钱。

  记者:知道别人拿了你的假疫苗卖多少钱吗?

  蒋明:不知道。我不管这些,也不认识这些人,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只做熟人的生意。(李春称,他跟蒋明拿货的价格是八九元,而他卖出去,比如卖给丰县康某的价格是15元。)

责任编辑:徐爱芳


相关阅读:
乐白家手机版 www.zcadvertising.com
分享到: